男强迫女的小说 6.男扮女装的我被强迫_1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3

  首页
打开新窗口男逼迫女的小说 6.男扮女装的我被逼迫 我回到寝室里,踢脱高跟鞋,坐在写字桌前看着红包里的两千元奖金,心里后悔不已,有一种出卖了自己的感觉。明日夜总会的上下必定会传遍这个新闻,往后该怎样面临搭档们? 表姐的电话打断了我...

  

 

   我回到寝室里,踢脱高跟鞋,坐在写字桌前看着红包里的两千元奖金,心里后悔不已,有一种出卖了自己的感觉。明日夜总会的上下必定会传遍这个新闻,往后该怎样面临搭档们?

   表姐的电话打断了我的想入非非,她打电话过来恭喜我,但我没说几句就挂了她的电话。我刚想到卸装,俄然门开了,原来是江鹰进来了,他反手锁上了门,我一看到他目露凶光,心中一凛,晚上我玩弄了他一把,该不会有什么结果吧?

  

 

 

   我对他笑了笑,说了声:‘对不住。‘便伸手去脱假发。‘不许脱!‘江鹰恶狠狠地说。我的手停在半空中,心里有些发毛,论打架,我说什么也打不过他,可逃又逃不掉,今晚看来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 ‘妈的,老子今晚被你耍得好幸苦。‘江鹰一步步走了过来。‘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‘‘禁绝说话!‘我闭了口,我的性情一下都比较脆弱,所以面临如狼似虎般的江鹰,竟不敢有违他的意思。

   江鹰走到我面前,用手托起我的下巴盯着我的脸。‘你真是个佳人啊!‘他阴笑着说。‘你不要搞错,我仅仅玩玩的。‘我说。‘什么时候叫你说话了?‘他用一双大手捉住我的臂膀,弄得我生疼。‘你再说一句话,我马上把你的双手折断。‘

  ‘你要干什么?‘我喊道,江鹰的手上加了力气,我痛得哎哟叫了起来。‘还说吗?‘他说。我强忍住痛,不敢再开口了。

  ‘这就对了,你要像方才在舞厅里那样,不要说话,装心爱,装傲慢。‘江鹰的手松开了,我看到我的手臂上一圈紫色。

   ‘我问你问题,你只准用允许和摇头来答复,要是答得不合我心意,我就给你上点把戏。你说好不好?‘他说。我摇了摇头,他大怒道:‘什么?‘我又点了允许,他才显露笑脸。‘这就乖了!‘

   他轻轻地抚摸着我手臂上方才被他捏得发紫的部位,叹气道:‘你真不是个男人,手臂没有一点肌肉,你是不是很想做女性?‘我摇了摇头,他的手在我臂上一紧,我差点疼得叫作声来。

   ‘你说,你是不是很想做女性?‘他说。我只得允许。他明显很满意,用手轻轻抚着我的假发,说道:‘要是你真是个女性,我会对你动心的。不过,现在也挺影响的。‘

   他走到电视旁,挑出一张VCD盘放进机内,不一会,跟着摇滚乐的响起,电视上呈现了一个跳艳舞的女郎。我正惊讶他在搞什么把戏,江鹰走过来说:‘方才你跳舞的姿态我没看清楚,我想再看一遍。站起来,跟着那个**人跳。‘我只好照他的话做,但跳得很僵硬。

   他在我小腿上铲了一脚,嚷道:‘你这是女性吗?腰再柔点,屁股摆得再骚点。你不是想做女性吗?仔细看看电视上的这些骚娘们,她们都是你的好榜样,你要仔细地学,假如学得不象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‘

   我只好跟着电视上做动作,江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吸着烟在赏识。‘对,就这样,好极了,他妈的你小子究竟是不是女性?学得这么骚!‘

   其实那时我不想看到江鹰厌恶的脸,所以只要盯在电视上,也不去想什么东西,拼命去仿照电视上女郎的舞姿,渐渐地,竟感觉和电视上的女郎合二为一,也忘记了性别,只想专注跳舞。

   一曲艳舞终了,画面上呈现的是一男一女**的场景,我高中时一直在乡村,所以从没看过**片,对男女之事也只存在于梦想之中,一看到如此实在的画面,不由得面红耳赤,心潮激越。

   ‘你过来!‘江鹰说道。我只要曩昔。‘坐在我的腿上。‘我呆住了。‘江鹰,咱们恰到好处吧?咱们都是男人。‘我总算不由得说话了。‘&的,谁叫你说话了?‘江鹰在我胸口狠狠在打了一拳,我一会儿跌倒在地,幸亏有乳罩内的海绵团挡住了一部分力,否则我或许会被他打吐血。

   ‘尝到我拳头的凶猛了吧!站起来,坐在我腿上。‘我没有方法,只好坐在他腿上。电视里的男女做得正欢。‘方才在舞厅里你不是打掉我的手吗?现在还打吗?‘

   我摇了摇头,此刻我想,大丈夫能屈能伸,当年韩信也受过跨下之辱,我这点小耻辱算得了什么,心里一想通,便不怎样难过,但我一个男人这样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实在是感到有些厌恶。

   江鹰的手在我的胸罩上捏来捏去,虽然是海绵垫,但他如同很满意。‘你跟女性做过爱吗?‘他问。我摇了摇头。‘那么跟男人呢?‘我更摇头了。

  。‘你现在是男人吗?‘我看着他,犹疑了一下,看姿态今晚还得顺着他的意思,先逃过这一关再说,所以摇了摇头。

   ‘那你是贱女性了?‘‘是不是?‘见我不答复,江鹰在我的屁股上狠狠抓了一把。‘是不是?‘他喝道,我不由地颤了颤。在他的逼问下,我的心思防地总算溃散,眼泪流了出来,拼命摇头,又拼命允许。江鹰哈哈大笑,我看到他的双目发光,心里惧怕得很。

   ‘贱女性都想让男人干她,对不对?‘我点了允许。‘那我是不是男人?‘江鹰俄然问道。这个问题其实不用问,江鹰1米8的身高,肌肉发达得像施瓦辛格,可以说是男人中的男人。我点了允许,对他这个问题很古怪。

   ‘贱女性,那你必定也想我干你了?‘电视里传出女性的**声,听得我心有余悸。听到江鹰这么说,我吓了一跳,从他腿上一弹而起。‘不要,江鹰,不要太对份了。‘我喊道。江鹰这回倒没有怒斥我,笑嘻嘻地说:‘你不是想做女性吗?我让你尝尝做女性的味道有什么不对?‘

   ‘我不想做女性,我仅仅想拿这个奖。‘我说道。‘呵呵,其实你心里仍是想做女性的,对不对?‘‘你真是个王八蛋,谁想做他妈的臭女性了?‘我信口开河。江鹰听到我骂他,怒不行竭,跑过来把我按倒在床上。

   ‘你他妈的说什么,你再说一个字,看我怎样拾掇你。‘他啪啪扇了我两个耳光,我被他打得眼冒金星。‘还敢不敢说?‘他喝道。我爽性闭上了眼睛,不去理他了。事到如今,我真是一点方法都没有。江鹰的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来摩去,Y笑着说:‘这就乖了,这才像个女性。‘他的手俄然滑进了我的裙子,一把捉住我的小DD。

  

猜你喜欢